当前位置: 金牌彩票 > 国内 > 正文

观察者网采访的对象正是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兼

  大型企业对运筹优化有很大需求,这就需要用到求解器。但是,在市场上主要就是美国的两家和欧洲的两家公司在做求解器方面的研发工作。如果讲求解器达到商用级别的话,国内之前是完全没有,目前杉数科技正在这方面发力,此次,观察者网采访的对象正是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子卓。

  王子卓:我是北京人,2003年从北京八中少年班考入清华大学,所学的专业是数学,我从小就一直很喜欢数学。

  出国是比较巧合的一件事。在大三的时候,我遇到叶荫宇老师(斯坦福讲席教授,冯诺依曼奖唯一华人获奖者,该奖也被认为是运筹学界的诺贝尔奖)。叶老师2006年到清华开了一个短期的课程。看到从美国名校来了一位老师,不光是我,很多学生都去上他的课。叶老师教的是运筹优化,在此之前,我并没听说过运筹优化,上了这门课之后,觉得这个学科确实还挺有意思的。

  王子卓:2006年的4月到6月,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认识叶老师之后,就跟他开始做一些非常小的研究。那时候正好大三结束,正考虑未来的出路,想去美国继续跟着叶老师做研究。当然也没有说确定能申请到叶老师的博士,之后有幸,就跟着叶老师读书。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快14年了,差不多二分之一的人生都在从事运筹学理论和应用的研究,想想是很幸运的。

  王子卓:说实话,其实没有想过那么多,不像现在有一些学生从一上大学就会去考虑。我到了大三,都没太想过未来会怎么样,出国只是很多选项之一,没有那么坚定。真正形成比较明确的想法,就是去上了叶老师的课之后。跟叶老师开始做东西的时候,这个想法逐渐变得更明确了。那时候我19岁,之前从来没出过国。当然国外的好学校肯定是知道的,具体是什么样子,就不知道了。

  王子卓:其实倒没有什么太大的震撼。我在2007年9月份到了美国,总的来说是感觉美国是比同一时期的国内要稍微发达一些,包括生活水平、环境这些方面,学校的老师、同学也来自世界各地,都是非常优秀的人。

  王子卓:总体当然还是有明显的差别,运筹学在国外的发展更好,很多你可能之前在书上或者文章上看过的一些名字,在那儿能见到真人。因为之前我也只是一个本科生,接触面说不上广不广,总之去了那里,至少可以说视野上拓宽了很多。

  王子卓:我最开始是做优化理论方面相关的内容,叶老师也一直研究理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运筹优化这个方向,叶老师可以说是最顶尖的学者之一,在华人里也算是现在最有名的学者。所以我开始就一直做理论的优化。往后,我也做一些偏应用方面的东西,尤其是跟机器学习的结合。其实当时机器学习这个概念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火。后来我又去把这些东西应用到一些具体的商业场景。

  王子卓:机器学习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比如一些统计上的方法也算机器学习。那么深度学习,是一种模型也好,或者说一种方法也好,属于机器学习里的一个子方向。

  王子卓:在国外,学生跟导师的合作,其实就是大家一起来研究问题。叶老师还管很多其他的学生,可能每天或者每两天我们就讨论一下,我会把一些进展提出来,他会给我一些方向性的指点。一些细节可能是我做的多一些,但一些大的思路,叶老师肯定会提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其实还是一起来做事情。

  除了学术上的指导,个人层面、精神层面的引导也很重要。我不光从叶老师那里学习具体的知识,也从叶老师那里学习到了很多事情的方法。实际上,我回国来创业也是受到叶老师的影响——他也一直强调要把运筹优化能用在实际中,特别是帮助中国去做一些事情。

  王子卓:我博士读了5年到2012年,整体比较顺利。小的挫折肯定有,不过中间没有遇到大的问题。应该说——首先我确实对我所学的专业很有兴趣,越做越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可能也更容易去应对一些问题。

  王子卓:我毕业后先去的明尼苏达大学,当助理教授,很多博士毕业之后都会去大学里当教授。当时就从助理教授做起,我工作的方向就是机器学习和优化的结合。后来就一步步拿到终身教职。

  王子卓:实际上2016年我就回来开始创业了,完全回国是去年,不过最后两年我很多时候是在国内。

  王子卓:对,其实这个事情也是正好有个机遇。首先是大的环境,从五六年前开始,国内整体发展速度开始加快,学术界发展当然也比较快。国内对我们研究内容的需求也慢慢地体现出来了,研究的这些东西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这个行业在国内的一些应用的前景更好。在国外,大家都看得到国内的变化,但是你也很难说有那么一个时刻就一定要回来。2016年的时候我正好赶上学校三年才有一次的学术休假,有半年,就决定回国来看看。

  经人介绍,说京东那边提了一些需求,与定价领域相关。而我的研究很大的应用就是在定价方面,而京东是电商,商品应该怎么定价怎么销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们就去了,当时我们就以老师的身份做一个小项目。大概其实从2015年底开始,就开始接触他们,做点小项目,做完小项目效果还不错,他们就想做一个更大的项目。

  王子卓:主要是一些商品定价,京东上卖东西,价格的优化就是定价的问题。简单来说,是京东上的商品到底应该是十块钱还是九块钱的问题。

  观察者网:你简单讲一下,用了你们的产品和没有用之前,定价方面最直观的一个变化是什么样的?

  王子卓:这方法是对所有商品通用的,当然就是说我们给人做项目可能是从一部分做起,先选一部分做测试,然后再选一部分逐步推广,但这方法本身是通用的。

  王子卓:对,这是我们成立杉数科技的一个主要动因。当时我们在接触包括国家电网在内的多个项目,发现企业对运筹优化其实有很大需求,所以后来就成立了现在的杉数科技。从公司成立开始到现在,我们独特的地方就在这些优化技术,我们本身就是优化的背景出身,叶老师、我、冬冬(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 & CSO,叶荫宇指导博士生)都是搞优化出身的,那么肯定我们未来最核心的竞争优势就是在于优化的技术。

  所以一方面我们看到企业有很强的应用中的需求,就是刚才说的,帮企业做一些项目。另外一方面我们其实也知道,在优化这一块儿,必须要有自己的求解器。所有的优化问题,到最后一步实际上都是需要一个最后计算求解的这样一个过程。当涉及大规模问题的求解时,需要用软件去实现,就是所谓的求解器。现在国际上绝大多数企业,遇到大规模问题时都要买软件来求解,在市场上就是美国有两家、欧洲有两家公司在做,其他的基本上都没有太多成果。

  王子卓:对。有一些学校老师可能在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比如中科院的老师们,水平很高,但是如果讲达到商用级别的话,国内之前是完全没有的。

  王子卓:有非常多的引进,如果你去一些稍微大一些的企业,比如说一个是国防企业——军队其实是求解器使用量很大的单位,又比如说一个能源企业,类似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石油等等,肯定有需求的,他们都要采购国外的求解器。

  王子卓:核心还是软件。它使用的硬件就是普通电脑,实际上是用普通的CPU或者GPU都可以计算,当你把问题写清楚之后,最后归根到底都要去调用这个求解器去进行计算,求解器就是通过精巧的软件设计来降低对硬件计算能力的要求。

  王子卓:具体的费用对于不同客户可能不太一样,但是应该说其实是很贵的,比如按年收费,可能每年这些大的企业至少得花上百万元在求解器上,多的可能上千万元,就看他买多少个。现在都是按这种方式收费,买多少个就相当于多少台机器装求解器。很多企业买得多,因为一台机器不行,他算的问题规模太大,比如像航空公司,就要买很多。所以基本上稍微大一点的企业就需要。小企业有可能不需要,因为有一些开源的东西可以用,但如果他们的问题上一定规模,也必须要用商业的求解器软件。

  王子卓:中国市场应该是个很大的市场,有些公司因为各种原因都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你也没法查得到。

  王子卓:对自己,当时也没有什么明确的预期。作为这个学科的一个华人年轻学者,我希望有人在国内做这件事,希望国家的企业可以有华人独立研发的求解器,这是明确的,目前暂时没有人在做,那么我就回国来做。中国的发展这些年还是非常非常快的。在中国现在其实是一个做事情非常好的时间。

  在几年前,不管什么东西,可能总是觉得,肯定还是美国的最领先,不管说是一些技术本身,还是生活中使用的物品。我刚出国读书的时候,美国iPhone正好刚出来。2007年左右,你当时看这些东西,中国是没有的。最好的、最有趣的、最新潮的东西都是从那边来的,然后各种新的事物,多数还是从美国输出到中国。现在的话,其实很多时候都已经是反过来了,在很多环节上面,中国是领先于其他国家的。比如像咱们国家的高铁要比国外方便、舒适太多。比如说移动支付,确实比国外也方便很多。那么也包括一些技术领域的,包括华为这样的企业,确实体现出我们这些东西在国际上是有竞争力的。

  现在我们的求解器刚刚做出来,但应该说在世界范围内,成绩也都很不错。当然我们还要让它更好。所以最后说回我的预期,应该说我的预期过去是一个明确的方向、模糊的蓝图,未来的目标是在一步步的努力中变清晰的。说实话,回国之前我是想不到今天杉数可以办得这么好。那么也会产生一些新的预期,我们要继续为它努力。

  王子卓:其实中国现在的发展已经非常好了,一方面企业都处于积极的发展和竞争中。另一方面中国的创业环境我觉得还是非常不错的,比如我们搞技术的,想做一些事,从国家和其它各个层面,还是很支持的,祖国会用开放的态度让有想法、有能力的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像我刚刚提到的,中国的当下是奋斗者、实干家的时代,我们不搞金融投机,也不去侵略或者偷窃。这样的发展过程可能是比较辛苦的,但是没有关系。所以如果说我有什么期待的话,就是期待我们的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国家的企业去实现精细化的发展,社会的降本增效要落实到一个个企业中去,由企业来完成。

  王子卓:坦率地说还是有的,尤其我们这行业还是有一些差距的。运筹优化领域,国内总体来说一直还是比较薄弱。这几年已经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仍然存在一些差距。首先,人才的积累是一个问题,另外企业可能还没有完全的意识到这方面的价值。能看到慢慢有企业开始意识到,但是这也是一个过程。那国外可能相对比我们要早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件事情,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微薄的力量,帮助到中国的企业提升竞争力。当然,也是让我们这个行业真正地能够在中国发挥更多的价值,学科也可以更蓬勃地发展起来。

  王子卓:其实这几大行业都是非常需要这种优化的技术。比如说物流,最简单的,每天货物运送,每个车上面应该怎么装这些货物,这些车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先送谁后送谁,然后这些车辆怎么去排班……实际上以前都是人工决定的,有巨大的优化空间的。那么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通过利用优化技术,一年就有上亿的节省。像一些大型的企业,要有很多的货物放在多级仓库里,那么它每个仓库应该每天放多少货物,什么时候该补货,然后什么时候该调拨,这也能够通过优化大大降低成本。

  还有定价的问题,我们在帮一个大型电商处理定价问题之后,根据他们自己测算的数据,一期后转亏为盈,二期的时候利润变成了2.4倍。这也是优化的效果。

  所以这些地方都是可以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去做的,又能节省一些人力,又能够提升他的效益,这其实是很明显的。我们有些企业之前的发展主要是靠补贴、去收割新用户,所谓“跑马圈地”,但是粗放式成长有天花板,之后不但增长会变慢,也会有很多的浪费。我们的企业现在都有了数字化的意识,一些企业的数据基础已经很好了,不去优化是很可惜的,而我们就是帮助他们实现这个优化的目标。

相关文章